冷霁_

扩列私戳❤/
墙头多,cp杂,更文慢。/
禁止一切无授权转载行为(包括站内)/
热爱冷cp可推荐√/
ky、dw国际惯例左上角/
产粮薛洋中心!/
吃all薛w/
主推澄薛~

『江洋大盗24h』活动宣
占tag歉w

策划:冷霁 @冷霁_
美工:鹿辞 @鹿辞
宣传:冷霁/雾 @雾wu
时间:2月4日中午~2月5日中午(澄薛陪大家跨年呐●v●)

倦游老眼,看黄尘堆里,风波千尺。雕浦归心唯自许,明秀高峰相识。谁谓峰前,岁寒时节,忽遇知音客。紫芝仙骨,笑谈犹带山色。君有河水洋洋,野梅高竹,我住涟漪宅。镜里流年春梦过,只有闲身难得。挥扫龙蛇,招呼风月,且尽杯中物。他年林下,会须千里相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【念奴娇】·  蔡松年

“好得很,走着瞧。”

小冷又来叨扰啦 |・ω・`)
活动已筹备完成!!来宣传一波qwq[笔芯]

具体时间安排:
12:00    水裁篱 @久麋      
13:00    雾 @雾wu
14:00    离苏久 @离_苏九       
15:00    曦雉 @日羲雉
16:00    一陆南 @南州拉面       
17:00    冷霁 @冷霁_
18:00    温安 @像你妈个魔教中人19:00    二戬 @杨家有子名为戬
20:00    雾 @雾wu           
21:00    曦雉 @日羲雉
22:00    荃阿桃 @荃阿桃      
23:00    起名麻烦 @起名字真麻烦
24:00    长晴  @Okita Sougo        
1:00      冷霁 @冷霁_
2:00     墨鸢雪殇 @〆墨鸢゜雪殇ゾ 3:00     起名麻烦 @起名字真麻烦
4:00     一陆南 @南州拉面       
5:00     洛楠子 @绝望衍生体 13号『恶意』
6:00     长晴 @Okita Sougo          
7:00     墨鸢雪殇 @〆墨鸢゜雪殇ゾ
8:00     离苏久  @离_苏九      
9:00     洛楠子 @绝望衍生体 13号『恶意』
10:00     二戬 @杨家有子名为戬 11:00     温安 @像你妈个魔教中人
12:00    苏念念 @苏念念

彩蛋:妖姬 @98k妖姬 /子衿于心 @子衿于心 /鹿辞 @鹿辞 /薛无谬 @才不是美成酱嘞 等。

非正式采访
主持人:小冷
内容:采访磕上澄薛的原因及参加活动的感想
嘉宾:活动人员

【活动已停止招募】

敬请期待(ฅ>ω<*ฅ)
参与人员都很努力呢,请小可爱们也为我们和澄薛打call!!!

Ps.进群唠嗑不?太太们都超可爱的!等着你们来 |・ω・`)
门牌号:923765092

我们这个小县城居然有朗读亭!!!

我读的将进酒,我哭了。

放学后跟姬友直接去看了电影w

结果拖到现在才发……。

我爱小青1551她好帅!!!我爱她(尖叫)

最近被笔下的长发美人澄勾魂摄魄,满脑子想着日他(划掉)

于是在某人怂恿下,公历新年第一天,公然无证驾驶x

第一次开车,不美味。断断续续写了很久,开完一发我都有一种我是老司机的错觉x

Ps.只是套用了新坑的场景,这辆学步车跟新坑并没有什么关系。

给亲友的前排  @一陆南呀 我居然搞出来了1551

十分感谢1551
我能凑个人头真是太荣幸了x元旦能收到礼物开心到头掉(?)爱你[笔芯]

零。。。天:

之前答应21要画的印象图(本来是糖果的,但是太难了我不会画糖果所以就改成了甜点)

@竹霄  @我是ooc  @冷霁_  @苏念念  @瓶中萤火墓-好久不见  @过气沧瑶在线吹爆作文  @Nai奈  @你的腋下有脚毛  @歌尽槿花

凑够9个人真是太不容易了。。。。

2019快乐!!!

双璧跨年24h活动征集!为爱产粮!

第一次这么积极参加活动(搓手)

我选好时间段啦~~请也想联文的朋友积极参加哦❤


蓝氏双璧后援会:

大家好我是蓝会长!初步确定双璧24h跨年产糖活动,活动须知如下:


1.从大年三十晚00:00到大年初一24:00都是可发阶段。自发在lof。


2.活动主题为双璧,甜饼,世界观人设攻受不限。


3.要求限定:一人认领一个时间段进行描述这个时间段内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
例:11:00-12:00 可以写双璧的温馨午饭时间。


 00:00-1:00 可以想象双璧一起跨年什么的。


4.按时间顺序发,发文格式为


【双璧跨年24h】(时间段)文名


tag:①蓝氏双璧 ②双璧跨年24h
(其他tag随意,请勿打魔道祖师tag)


5.一定要是甜文!大年二十五之前请一定确定完稿,如若有事要鸽请及时说,我们好找补救方法。希望各位踊跃参与!


◈在评论区留言占时间段,不可重复!


「ps:没加群的最好加一下群,或者加我QQ保持联系。」

《GW.2m》 (1)

—cp澄薛澄

—长篇(不定时更)

—我爱美人梗(丧心病狂)

感觉要偏薛澄……美人澄真是太美味辽1551想搞(震声)   日两更我是怎么办到的/活在梦里。

»

戴着白手套的手,向上推了下深蓝色框架的眼镜。眼镜架泛着冰冷的金属光泽,跟它的主人一样冷。

男人穿着叶黄色的长风衣,给身后的少年带路。少年才到男人胸膛那么高,一身棕色格子衣、格子短裤,头上还带着可爱的松子帽,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。

“城主,到了。”

上方有一个八角灯,天还早并没有点亮。墙上涂着蜿蜒的黑色花藤,店里的装饰简约温馨,唯一不和谐的地方是那幅挂着的抽象油彩。像是一个咖啡厅,但其实是酒吧。

“谢谢宋助理。”

“咳,您不叫我岚岚了?”男人勾唇。

该死。薛洋在心里咒骂。

“我……”薛洋干脆扭头不答。他现在这么大个人了,称呼还那么亲昵……做不到啊。

然后他听到了宋岚刻意压低的笑声。立即瞪了他一眼,嘴嘟起。他脸上还有点婴儿肥,这行为让路过的女孩子萌得捂住了心口。

他迈动双腿进了酒吧。

店主是个男人,头上裹着花绿头巾,手上涂着大红色的指甲油,看见薛洋惊呼一声:“哦我的城主大人,您能光临鄙店真是令这儿蓬荜生辉。”

所有的顾客都站了起来,戴帽子的摘下帽子,向薛洋点头行礼。

“大家好,请各位不用在意我!”顾客们应声坐下。

薛洋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,选了很久饮品:“嗯……我要蓝色畅想。”

“好的,我的城主大人。”

店主亲自调酒,故意兑多了些果汁。然后端去薛洋面前,用火柴点燃了蓝色畅想。酒闪耀着蓝紫色的火焰,映照在薛洋的眸子里。

薛洋坐在白色的高脚椅上,捧起蓝色畅想抿了一口。火焰微烫,但酒清凉无比,喝着有种独特的甜。薛洋舔了舔唇。

兽人只要化成人形,便宣告成年。虽然他早已成年,但变化成的人类形态居然是一个小孩子。酒吧规定只有人类形态为15岁以上才能进入。

当时他握紧了肉嘟嘟的手,气愤不已。可城民们却十分喜欢他,尤其是女性。总是会笑着捏捏他白嫩嫩的脸,然后往他怀里塞糖。

身体突然噌噌噌的往上长,好像是去年的事吧?


“城主,请您确认将献给江城新任城主的礼品。”

薛洋两条短腿站在小凳子上,认真点了点礼物的数目,然后就跳下凳子跑出门外,不忘回头对宋岚喊:“我确认过了礼物没问题,剩下的就交给岚岚啦!”

宋岚推了推眼镜,无奈地笑笑。

薛洋一只手拿着可比果啃,咬一口一声“可比”响。嘴里嘟囔:刺猬为什么要跟袋鼠交好啊,到处跑多累。

“城主大人!”戴着蕾丝帽,穿着黑白女仆长裙的女孩子跑来。

例行捏脸,然后往薛洋手里塞进一个签子,上面有几颗红红的果子。

“这叫糖葫芦。是我的人族母亲在她们那儿带回来的,特地请您尝尝。”

“十分感谢您女士!”

女孩子行了面颊礼后又去忙自己的事。

薛洋舔了舔“糖葫芦”这个东西,发现还挺甜的。嗷呜咬了一大口,却酸掉了牙。呆毛都竖起来了。

谁派她来谋杀我的??!

一路颠簸到了江城,薛洋眼皮直打架。第二天早上,宋岚站在他床边,弯下身子轻轻拍他的脸。

“城主,典礼快开始了。”

薛洋霎时惊醒,迷迷糊糊地洗漱,嘴里叼了块面包就让宋岚带路。宋岚手里替他拿了杯温牛奶。

典礼并不繁琐,只不过交接城主信物罢了。这座城市一直以来的城主信物,都是那个猫头鹰古钟。

每座城市都是一个集政治、军事、文化于一体的单独个体。居住的差不多都是同一个种族的居民,语言相同,行为模式相似,就连穿衣风格都一样。所以你从宇宙俯瞰这个星球,你会发现它被分成了一个个的大色块。整个星球没有海洋,只有大大小小的河流。它们其实是同一条河,水系相通。

大多是现任城主去世,才会寻找下一任。城市名一般是城主姓名的最后一个字,换了城主也会换新的城市名。城主谁都可能当,只要你符合条件。而每个城选城主的条件都不尽相同。

比如薛洋的城市,是在已化为人形的全部居民中抽签决定的。他从无家可归的街头小流氓,变成了一城之主。他当时真的很懵,之后只觉得实在是福尼眷顾他。

薛洋站在典礼一旁,只能看见新任城主的侧脸。江城主穿着绛紫色的晨礼服,长发用一根蓝色带子随便束着,发尾垂在腰后。手里托着那座钟。

如果不是宋岚告诉过他江城主是男性,他还以为新任城主是美丽的女士呢。

典礼终于结束了,薛洋准备回自己的城市。可一扭头,却发现身后的宋助理不见了。

他急了。自己人生地不熟的,跟他走散了的话可怎么回洋城啊?

他挤出人海,大声呼喊着宋岚:“岚岚?岚岚?”

虽然薛洋的确成年了没错,可以往都是宋岚负责他的一切,让他给越过越回去了。关键是……他是重度路痴啊。

太阳已经落下。他不知不觉绕到了一个花园里,花园像是迷宫一样种了一排排高高的灌木丛。他低头走着,咬牙切齿地想,要是让他抓着宋岚一定得扣他工资。

薛洋看到地上有一个影子挡住了月光,抬头。

眼前的人穿着淡紫色的睡袍。她的脸庞苍白却精美,细眉杏目。唇像是最上品的鹅肝,圆润饱满,像是等待人去品尝。她微微笑了笑。

“您,您好……”

薛洋不由自主地看呆了,对她的评价只有一个词:美人。

薛洋心跳都加速了,脸颊有点发烫:“您知道怎样才能走出这儿吗?”

美人不说话,只是指了指右边的拐口,再微微笑了一下。

“好的,谢谢您。”小绅士行了吻手礼。美人却像被吓到了,疾步离开。

薛洋失落了一瞬,慢慢走出花园。

宋岚竟从不远处向他冲过来。他刚想说扣他工资,没成想被他抢先一步:“城主,您去哪儿了?我记得应该叮嘱过您不要随意走动。”语气担忧。

“???”不是,不是你乱跑吗?我??

薛洋脸上写着委屈二字。


“城主,您该回去处理城中事务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宋岚突然出声打断了薛洋的回忆,不过他好像就是在参加完江城的新任城主加冕之后,开始长个儿的。

薛洋现在想起来脸还是有点儿发烫。

那真是位美丽的女士。

»

我觉得这章宋薛貌似也能磕怎么肥四(停止你危险的想法)

我爱狗血(躺平)现在满脑子都是兽人界露骨的表白“我想跟您交配”什么的(擦鼻血)

为什么脑子里黄色废料辣么多啊??关键是我根本不会开车吖!!!

《GW.2m》 (前幕)

-cp澄薛(此章洋崽未出没)

-长篇(不定时更)

-原创世界观

-OOC有

-江澄视角/第一人称注意

-我只是想看长发美人澄了x

(求好心的太太画嘤嘤)

开坑使我快乐w不填更开心(划掉)

有点意识流,想锻炼一下这个方面x大嘎别被前幕唬到。世界观确实挺宏大的,但我眼高手低,估计后面的剧情就是欢脱日常了吧(心累)

前幕:

我挣扎着想抬起眼皮,极力调动着还不甚灵活的感官。我能感觉到周围是一汪冷水。冰冷刺骨得像是盛的爱人分手时的月下清辉,蓝紫火焰中燃烧的炽烈红玫瑰,白茫茫的大雪上唯一的几个清晰脚印。

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。我睡得太久,不怎么会说话了。

我睁开了眼。没有想象中艰难,也没那么轻松。

我被安置在营养舱内,头微微偏一下,能看见淡蓝色的睡莲散逸着微弱的蓝光。周围一片漆黑,这是唯一的光源。

青丝如瀑布般倾泻而下,甚至缠绕到了脚踝,紧紧贴着一副孱弱苍白的身躯。我大概花了0.65秒才意识到,这副躯体是我的。我在被冷冻之前就病成了皮包骨。

但身体却没有丝毫酸痛感,并没有之前病入膏肓时被巨石压在胸口的窒息感。兴许是在我沉睡时他们就已经把我治好了。

那为什么我现在才醒?

我越过蓝光注视着无尽的黑暗,想尝试着喊人。正如先前所说,我实在睡得太久了,只能听见喉管发出嘶嘶嗬嗬的声音。

我睁着眼躺了许久,等力气回来后翻身出了营养舱。我在黑暗中摸索着,喊叫着,但并没有一个人应我。

我看到了一束光,微弱却异常温暖,指引着我往那个方向去。我穿过门,走上阶梯,居然离开了刚才那个地方。

我暴露在夜空下。星空还是同我之前看的那般美,灿烂夺目,像是不停旋转的漩涡吸引着你的眼球。甚至让我忘记了自己未着一缕的事实,唯一的遮挡物也就是这一头长发。

这貌似不是星球核心——人族的地盘。没有广袤无垠的深绿丛林,没有蔚蓝色的碧尔湖,没有随处可见的树屋和荡秋千的孩子们。

“我的萨迪……他多么美啊!”突兀的声音。

我立刻追溯声源,发现是几个成群结伴的男人,还带有一个小孩子。

人族?抑或不是?

我注意到小孩子的眼神像看到神明那般虔诚,闪着光彩,嘴微微张着。头上抖动着一团毛绒绒的三角状的东西。

耳朵?!

是兽人!!!

兽人会捕食人族,这是人类自出生起就会被长辈告诫的。会吃了我吗?

我第一反应是转身,逃跑。我听见尖叫声从喉咙里溢出,一种无名的恐惧充斥了我的内心。

“哦我的美人。别担心,我们并无恶意。”喊声从背后传来。

我跑了一阵,发现他们并没有追上来。我迟疑地停下脚步。

一串哒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那个小孩红着脸捧了件衣服给我。嗫喏着问我:“您好,您愿意当我们的城主吗?”

我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。

不同意又能去哪儿呢?我不该此时醒来,更不该醒在这个地方。这里不是人族的地盘,我无依无靠,随时还有被吃掉的风险。

我随他们进了城。

_

_

_

前幕而已,并没有很长抱歉x进入正文后都是第三人称,大嘎别担心。

想看长发美人澄1551不穿衣服那种(划掉)

是早上突然想到的一个超级可爱的世界设定w于是晚上断绝后路e       没写大纲,后面会如何发展我也不清楚嘿嘿嘿。

不明白的阔以问窝√

这文我突然决定不了攻受了……澄澄好美(划掉)先打两个tag叭/等以后慢慢决定。

Ps.“美人梗”在《拈花》貌似就出现过了,我魔怔了这梗真好吃(划掉)

雀苏《且共白首》

题记——若教眼底无离恨,不信人间有白头。


一:堪折

梅镇布满绿藓的斑驳青石路上,两道不轻不重的脚步声,一前一后有规律地响着。

一堵白墙外伸出了几枝雪白的梨花桠。朱雀仰头,手一伸,折下了一枝。

一双凤眼顾盼生辉,回首道:“阿苏,你瞧这花,开得如何?”

“甚好。假若你没将它折下,便更好了。”


二:酿酒

二人是要去镇西边的梅家,观看夫妇二人酿酒。

朱雀不听谢苏阻拦,改名钟无涯,真个隐居了。曾说过的要将梅家夫妇的酿酒技艺学过来,竟也不似玩笑话。

谢苏忍不住重新打量了眼前人几眼,想着骄傲不羁、红衣似火的俊美青年,他单衣赤足、挥汗如雨的酿酒模样不日便得见,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这次可不止在心里越想越可笑。

“你笑甚?”

“你。”风过,衣袂翩飞。

“笃笃” 轻叩柴门。

门缓缓开了,一位面容和蔼的妇人现于他们面前,招呼着他们进去。

这酿酒技艺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,朱雀抱手立旁看了小一会儿便腻烦了,拉扯着谢苏往门外去。

酿酒房里雾气缭绕,温度略高。谢苏见朱雀额头都沁出了汗珠,轻叹一口气,掏出帕子替他擦拭。朱雀静静地看着谢苏,眼底盛着笑意。

梅家夫妇还想留他们吃过午饭再走,朱雀知谢苏断不愿叨扰他人,笑着回道:“不用了,梅婶儿。家里备好了。”

再踏上青石路,却不是往谢苏的清简住处去。朱雀扣紧了谢苏的手腕,牵着他直直往镇外去。梅镇三面被寒江的支流环住,镇口有一大片杏林。杏梨花开同期,十里杏花如雪,淡淡清香向远处飘送。

谢苏吃了一惊。只因朱雀甫一踏上寒江畔,便脱去丝履、卷上裤腿,小心翼翼地将腰间的暗色玉佩解下,放进胸口处的衣服里,淌到江里去。汗水微微浸湿了的衣衫,此时便全湿了。

“钟兄!”

谢苏的声音里透着些许焦急,朱雀却也不应。只是缓缓弯下腰,手在江水里摸索。

“阿苏,咱们午膳吃鱼。” 透着明朗笑意的话音刚落,身子便立起,一尾鱼在他手里扑腾。鱼鳞固滑,本不应如此轻易便捕到才是,何况还是徒手抓。大抵只因捕鱼人是朱雀罢。

回到家中,两人共坐窗下生一火炉。谢苏煮鱼,不加甚么其他的配菜,鱼汤的鲜美却也能熬出来。朱雀每次都几乎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。

“阿苏的厨艺真真极好。”这话讲过数遍,对他,从不吝啬赞美之言。


三:月下

朱雀和谢苏经常在月下对酌,今夜无外乎尔。银白月光皎洁如水,洒满了一地,白石墙泛着微微荧光。

几轮推杯置盏,朱雀提起无涯剑非得和谢苏比试一场。谢苏笑而不语,只是也提起了银丝软剑。

红衫与青衣两不相让,步步紧逼。尽管两人的剑风皆是凌厉非常,连院中一株低矮紫荆都被削去了一节枝条,可双方确真招招留足了余地,不致伤人分毫。

比试尽兴后又端起了酒杯。两人的酒量都不怎么样,谢苏先醉了,伏在石桌上安安静静地睡觉。朱雀微微摇了摇头,走近他。拨开他脸前的垂发,低头偷了个香。而后将他打横抱起,放去主屋里的床上。

轻掩上门,回自己先前住的那屋,点燃一盏属于自己的灯火。


四:诡梦

意识模糊中只觉再耽搁不得,谢苏施展千里快哉风身法,欲冲入如天楼。

却被四人拦住。

苦战良久,谢苏连杀三人。最后一人,苗疆刀手察察的心脏被银丝软件贯穿,血透衣衫,站立而亡。谢苏则单膝跪倒,银丝软剑断成数段,右手食中二指被齐根斩断,鲜血滴滴嗒嗒地落在地上。

谢苏顾不得伤势,再度冲入如天楼。却只听“轰”的一声,如天楼拦腰断成两截,二楼被炸得粉碎。

连同被困在里面的朱雀。

谢苏恍惚间眼前又现出了朱雀身着殷红如五月榴火的长衫,言笑晏晏唤阿苏的模样。

他红了眼,喊了一声又一声“钟无涯”。忽而长笑出声,这是他生平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如这般大笑。

一滴清泪自眼角滑落。


五:青衣当配红裳

谢苏猛然惊醒,坐起身子,转头向墙上看去。银丝软剑还挂在其上,而自己右手的食中二指也尚安在,不禁长舒一口气。

倒不是因怜惜它们。只是它们完好无损,那朱雀应亦如此。

门被轻轻地推开,朱雀探进个脑袋,瞧见谢苏已经醒了才走进来。手上提着一个荷叶包,里面包着早食。

“我在镇口买了早食。”

放于桌上后,沏了一壶茶。已练习过多次,终于将这君山白毫泡出了它应有的滋味,满室生香。

朱雀拿起一只倒扣的青花瓷杯,倒了杯茶,自己抿了一口。谢苏挑眉,他怎的又错拿了自己的杯子,明明给他备了一只红鲤瓷杯的。不禁莞尔。

朱雀注意到了谢苏的目光,朝他那边望去。却见谢苏脸色不太好,便急急向床边走去,弯下腰伸手探了探他额头,不觉有异。

“可有哪儿不舒坦?要喝醒酒汤么?”

谢苏却晃了神,根本没听清朱雀说了些什么。只是忽而想起他曾对自己说过的话,不觉轻念出声。

“管你叫什么呢,是你这个人就好。”

“嗯?”

谢苏察觉失态,却也不解释,只是伸手拥住了朱雀。

-
-
-
某溯臆想刀:
梨同离。折花,花枯萎子手。
(没想到我会放上来叭x毕竟老朽也不是什么恶魔吖wuw)

小冷添糖:
“轻掩上门,回自己先前住的那屋。”
所以现在朱雀和谢苏其实睡在一起哦qwq只是怕吵醒谢苏,所以朱雀又回了以前住的屋子。



感谢阿溯帮我想文题w @一陆南呀 但素被退稿惹,可能是社会主义兄弟情太浓了吧w可是在我眼里他们就是爱情啊!![liu泪]

bllbll你们去看原著!!原著向真的太好磕了1551亲妈写的日常太太太美好哇(我哭得好大声)
部分内容照搬原著,细节也只有看了原著才能get到点。

【图为自绘,禁抱】

不说了,看图吧。

不枉我养了这么久。

这个月龙太可爱了叭呜呜呜为他激情爆灯!!!